Weekly Special  
   
   
還記得去年暑假……
二零一三年七月 第一星期
 

這是一宗去年暑假的新聞:

 

2012年7月23日,強颱風韋森特吹襲香港,十號風球下 一首貨櫃船於香港南面水域停泊,有7個貨櫃墮海,當中六個載有聚丙烯膠, 部份貨櫃被海浪擊毁令膠粒流入大海,並隨水流散佈於香港南部水域及岸灘,造成廣泛環境及生態污染。」

 

不曉得大家是否記得,去年暑假的海灘人頭湧湧,除了享受陽光與海灘,更多是自發組織去海灘「執膠」的朋友。

2012年8月底,大嶼山芝蔴灣半島某個沙灘。

 

去年8月份, 貨櫃墮海一個月後,筆者與友人去了其中一個「災區」—— 大嶼山芝麻灣幫忙。4位朋友,2小時工作,收集了接近5公升重量的膠粒。

 

 

 

半年過去,今年二月初行山時,發現屬於香港東部水域的西貢西灣(大浪四灣其中一灣) 仍有不少膠粒!於是2位朋友,2小時工作,初步隔離出1.5公升容量的膠粒連砂石,及後隔離出來的純膠粒仍超過600毫升容量。

2013年2月初,西貢西灣

 

圖左:2012年8月中收集的5公升膠粒

圖右:2013年2月初收集,超過600毫升膠粒

 

最初覺得,從沙灘隔離出來的膠粒,混有大量沙石垃圾,送去回收不太妥當,便選擇取部份回家,將它們洗淨,看看能否做一些upcycling (升級循環再造,即製造其他有用的物件,而非將它們變回原材料)。只是當膠粒洗淨後,感覺半年後的膠粒,顆粒較小,顏色較最初的暗啞,而且膠粒本身的中間的凹陷結構不再明顯。

圖左:膠災後一個月的膠粒,整體色澤較白及通透

圖右:膠災後約半年的膠粒,整體色澤較黃及暗啞

 

仔細觀察:

圖左:膠粒大小及形狀大致均等, 如紅血球的雙凹盤狀 (biconcave disc)。

圖右:膠粒大小及形狀不一;部分如吸收了其他物質,有不同顏色;另外亦有一些黏度很高的黑褐色物質依附表面。

 

原來重量上亦有分別。每個膠粒樣本隨機抽取200粒,每100粒量度一次重量,以及200粒一起量度重量,得出以下結果:

 

樣本  \  重量(克)

100粒

100粒

200粒合共

每粒平均 (x 10-3)

膠災後一個月

2.891

2.866

5.757

28.79

膠災後約半年

2.270

2.252

4.522

22.61

膠粒重量損失百分比:

(5.757g – 4.522g) / 5.757g x 100% = 21.5%

 

 

這五份之一塑膠去了哪裡?從災後約半年的樣本觀察,膠粒經過半年的海浪與沙石磨擦,還有海洋中漂浮時受太陽光光解成為碎屑,已落入沙灘及海洋中。即是說那6個貨櫃中, 未被打撈到的膠粒,已有最少1/5 完全進入環境,成為不可見的塑膠微粒,可被沙灘及海洋中的濾食性動物攝入,進入食物鏈並累積。

 

 

當日發生膠災後,已有生態學專家警告,膠粒對環境的禍害是長時間的,而且自然環境本身並無能力「自行解決」這些人造塑膠,令它們消失,只會隨時間變成更小的顆粒,融入自然環境中。而且這些膠粒有能力吸收環境中的有害物質,或是令這些有害物質依附在膠粒上,日子越久毒性越強,當海洋及海岸生物有意無意吃下膠粒,變相同時攝入這些有害物質,進一步危害生物。

 

從災後半年的膠粒狀況來看,當日這些「警告」並非危言聳聽,而是根據科學知識的分析。

 

 

 

知道這些「事實」,或許令人難過。然而在淨化膠粒過程中,除了見識到垃圾的多元種類,還認識了一班沙灘的「朋友」:

雖然只是海岸生物死後留下的殼,然而仔細觀察,其實很精彩:

 

 

圖示

第一行

第二行

第三行

第四行

第一列

濱螺

各種雙貝類

滕壼

第二列

濱螺及 單齒螺

帽貝

疣荔枝螺

第三列

蜑螺

未能分別種類

 

(用黑白兩色的背景,方便觀察不同顏色的殼)

 

同一種類但不同花紋的鐘螺

 

雖然每種生物都會生老病死,然而可以想像,這麼多不足1cm 闊度的殼,代表這些海岸朋友在年幼時已經死去。或許當中有部份可以長得大一點,活得久一點。

 

 

沙灘岩岸本來是牠們的家,自從社會發展製造越來越多垃圾,牠們的家便被「人類文明」污染,不再像樣。本篇文首的相片中的「膠」字,就是由篩走膠粒時撿得的垃圾砌成,當中佔最大比例的物料就是塑膠,而且很多已是碎屑狀。

 

 

有人說去年的「膠災」是惡劣天氣造成,有人說貨櫃船公司、膠粒生產商、甚至政府要就今次事件負責。然而請反思我們日常生活中使用多少塑膠產品,甚至即棄產品。沒有需求,就沒有供應,現今香港以至全球的海洋充滿各式各樣由垃圾光解來而的塑料殘屑,我們每一個人都逃避不了這份責任。

 

 

當去年暑假後大家各自回歸自己的生活,一年後的暑假再臨,邀請大家,與親朋戚友一起享受陽光與海灘時,替這些大自然朋友的家打掃一下,幫忙將不屬於那裡的東西(不限於膠粒)帶走。願意再進一步的,就是減少使用塑膠及即棄產品,從源頭減廢,不單減輕香港垃圾堆填區的壓力,也讓我們與這些「香港原居民」能夠共同享受美好的自然環境。
 
 

生物科
林慧琪 老師

 

延伸閱讀:

維基百科 ﹣香港膠災

http://zh.wikipedia.org/wiki/香港膠災

 
Top page
Past Weekly Special


湖泊與潮汐
稻米殺手
ISS Solar Transit
填海造地
香港橋樑之最--「最長的斜拉式橋樑」
植物很好看(六)
家園變墓園
理化學研究所學習雜談
該不該倒下的大樹
颱風的誕生
2017美國日全食
環保與生活
天文攝影 的「真實」與「加工」
台北捷運站旁的生態寶地
輕功水上飄 - 水面上的太陽能板
共享單車
「天文館」竟然是一條街名?
Mission Impossible?
漁具或野餐
爆quota
植物很好看(五)
下一站…
WTF?
冬瓜發霉了?
城市中的螢火蟲復育
誰是我家的藍鵲
土地問題
香港瘰螈
叩響天文學的門
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觀賞海鳥緣份勝於一切
路邊的野花
櫻島火山
雲海
顯微鏡下的天文發現(上)
大老山天氣雷達
三角測量站
植物很好看(四)
愛護郊野
無障礙望遠鏡
冰島 ── 冰火交織的地方(二)
窺探看不見的生物世界
城中瑰寶
新生利是封
港毒
鳴門卷又卷
白鶴的控訴
2017香港天象巡禮
格林尼治平時
(Greenwich Mean Time, GMT)
時間球塔
洛希極限 Roche limit
化廢為能
米,全部都係米
發泡膠 ﹣迷失的寶藏
航拍"細"界
海豚與外星人
冰島 ── 冰火交織的地方(一)
聽賞自然
台灣的朋友 - 黑冠鳽
我們的水資源
雀鳥的飛行航道
從証實重力波的存在看廣義相對論經典實驗
Plastic Free Seas免費出海看膠災
雙腿好似「嘰啞」*
會移動的星星?
擴增實境 ・ 虛擬實境(AR・VR)
中國古天文略談﹕「天垂象,見吉凶」?
數着樹輪
「神沙」回收
植物很好看(三)
打印……「未來」
宇宙漣漪—重力波
觀塘工業
校園生物多樣性速查 Campus Bioblitz
真菌界的「cupcake」
碳足印,與我何干?
穿山窿Take 2
火星衝與火星任務
BioBlitz 生物速查+ iNaturalist
家家有巢可愛的燕
自動氣象站(Automatic Weather Station, AWS)
染井吉野櫻
熒惑守心
航空照片
環保的母乳
植物很好看(二)
霧與霾
自轉
可持續發展的例證 - 饒宗頤文化館
陰香果實漏出的褐色粉末是什麼?
鶇鶇世界
享樂背後
穿山窿
宇宙最強- 水熊蟲
Water Bear (Tardigrades)
雌雄莫辨?
香港食水
荃錦公路
2016香港天象巡禮
單軌列車?
看天邊飄過雲海(一)
植物很好看(一)
明日之後
三角形
河貌
大華麗蜾蠃
鳥有相似
贏在起跑線
城中尋
天文學發現中的吉光片羽——
系外行星二十年
新書推介——《可以居》
拜得神多自有神庇祐——角眼拜佛蟹
秋分・中秋
不用指南針都能辨別方向? (三)
選出系外世界名稱
推不動的電動車
浮潛禮儀知多少?
樹在城巿中
冥王星新視野之旅
香港的殖民地建築(二)
生態蒙太奇
住在火山上的雞
舊概念.新思維
環保城真的環保嗎?
夏季大三角
高雄美濃——外來物種的驚喜
缸內缸外
天氣、氣候
陸地上生存的「魚」
光:豈止於燈
金色圓球
度假天堂與垃圾圍城
「看見」自然美
喜馬拉雅山的高原神鳥
太陽耀斑出沒注意
香港的殖民地建築(一)
奇妙多變的花粉
艷麗之「蛛」
會咬人嗎?
香港後花園—何去何從?
天文·郵票
牛屎的一生
旗開得「勝」
機場區位
冬季星座 – 獵戶座
宇宙之光
紅色氣球
零碳天地
與細菌做朋友(續)
野生鴨子
測量冬至
「騎樓」 建築
在中學用電子顯微鏡教學
似菇不是菇
廢物.垃圾
你隻腳印有幾大?
史上首次彗星軟著陸
- 羅塞塔任務
帶孩子到鄉郊,尋香港自然美

淺談香港資源回收
汲水門
日暈
月食幾時有?
災難和發展
出火
與細菌做朋友
偽裝高手
旋轉星圖
不一樣的「家」
動物園隨想
世界地質公園之旅
– 內蒙古克什克騰世界地質公園
草地
望天打卦?
小型射電望遠鏡
(Small Radio Telescope)
螢光石珊瑚
宜蘭觀豚行
工廈・商機
三個北
獅子山上—望夫石
步行過海?
睇波都會中毒?
別殺錯良民
海中的「漂浮者」(二)
突如其來的鹿豹座流星雨?
城市中「活」的文物
真的環保嗎?
在磁緯64度遇上的極光
窗外景色
瑰麗工程﹣船灣淡水湖
火星衝與視直徑
鄉郊秘境
鬼針?黐頭?
稻米·農耕
本初子午線
探索天地其實不難
賞櫻花
新年買「動物」
海中的「漂浮者」(一)
月亮旁邊的亮星
食蟲植物
哪種家居照明設備最環保?
世界文化遺產的魅力
「發展」郊野公園
吃掉熱帶雨林
2014年天象概覽
誰愛大浪灣?
蜂終蝶影
觀塘‧荃灣
賞紅葉
地獄之景
秋高氣爽?
綠色的都是「菜」?
環境教育
非一般的地貌
對規管戶外燈光的建議提出意見
蚜蟲與螞蟻的共生共榮
生命的延續 ﹣ 苧麻珍蝶
極地之光
非洲盾臂龜
天氣與浮潛
流星雨雜談
阿蘇活火山是禍?是福?
珊瑚魚缸的美麗背後
四通八達
不用指南針都能辨別方向? (二)
太陽黑子
城市農場
釣墨魚
還記得去年暑假……
不可吃香蕉的猴子?
坐看雲起時
巨鴨
香港第一隻雌雄嵌體蝴蝶
昆蟲也避債?
揚子鱷
颮線
不一樣的黃昏
香港真正的填海規劃圖
丹頂鶴
樓宇更新
不用指南針都能辨別方向?
立法管制光污染
杜鵑花與氣候轉變
〈遠在天邊 近在眼前〉
海中的熱帶雨林 — 珊瑚礁
彗星C/2011 L4 (PANSTARRS)
「永恆」鑽石與「嬌柔」玫瑰 (二)
蟲癭
當冬天遇上昆蟲時……
蛙蛙魚
浮在雲上看日出
2013年重要天象概覽
新郊野公園是補償而非保育
森林血案?
觀塘商貿區
塑膠分類
地上的彩虹
賞紅葉
火鍋食材
世界最大之花
「永恆」鑽石與「嬌柔」玫瑰 (一)
日食幾時有
爬行動物的腳趾
一個快樂的自然國度﹣不丹
簡單推算地球半徑
可持續發展的新界東北
香港海蝕洞穴
邵逸夫天文學獎2012
新界東北新發展區第三階段公眾參與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
六角.圓
以好奇之名
有花似無花 無花實有花
如何在野外分辨有花植物和無花植物
是貓還是狸
《星夜》裡的星空
假菠蘿
彩虹上的閃電
九星連珠之謎
簡易微距拍攝
野外發現真假「鷹爪」?
彩虹一瞥
金星凌日
營造活門的蜘蛛
笑問歌聲何處來
從521日環食相片說起
蒲台島
填海VS建築廢料
月亮是芝士做成的?
有機耕作 vs 永續農業
秋楓與重陽木
見與不見
地日距離
身邊的寄生蟲
昆蟲世界的空中捕獵者
南十字座
從傷痛看能源
驚蟄測風雨
火星衝與會合周期
真的需要填海嗎?
恆河 - 印度人的水資源
龍城.天際
從地開始
年花
城市中的生態公園
一個關於冬天的星座神話
南蓮園池
造訪香港天文台航空氣象所
冬至
黑臉琵鷺同步普查
港式生態旅遊
荃灣 · 連橋
當銀河變成科幻
光污染與生態
繁星點點
霓虹
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
稻米的故事
香港生態旅遊守則
天龍座流星雨2011
大象
城市.天際
天文鐘
香港螢火燦爛
通識之我見
罕客到訪
超新星SN2011dh
禁止底拖捕漁之後.......
化石森林
城鄉 · 見趣
最後任務
香港的特有螢火蟲新種 ── 米埔屈翅螢
新生命的誕生
夏至
「藍月亮」
港珠澳大橋環評報告
國民教育
西貢墟
香港街道拾趣-天文篇
吸血蠓
餘甘子(油甘子)
異常的春天天氣
土星季節
香港動植物公園
可觀的不速之客
磁北、正北
⎡超級月球⎦
木麻黃
花展2011
香港鄉郊基金成立
杞國無事憂天傾?
市區公園(上)
食肉性植物 - 錦地羅
年宵攤位
家中尋找外星人?
角翅弄蝶與布渣葉
美食背後
全球城市化威脅生態平衡
在東北看到「太陽狗」
我愛南生圍
哈利波特不敗之謎
大帽草坡灑白霜  飛瀑岩緣垂冰掛
荃灣可觀.荃灣城門谷
優美的定時連續(Time-lapse)天文攝影
楓香與楓樹
香港四大毒草之一 — 羊角拗
小班教學
拍攝你的天文風景照
2010年施政報告中的自然保育部份
建築材料與生態
追逐風名
中國的航天機構
大帽山大蕉
不一樣的世界
歐遊後感
太空城市,未來生活更美好?
大浪西灣事件看政府保育政策
8.23
降雨、降溫
天球是什麼?
水文圈 之 湖泊
香港野外發現「人參」 ?
真假蘋婆
八月的四星匯聚
快速消失的農地生態
學校的特別訪客
時區雜談
月食與盈虧
吃竹的昆蟲
可持續發展都市設計專題研習比賽2010
六四 · 座下· 悼念
5月16日的「月掩金星」你有沒有看到呢?
2010生物多樣性年
優雅的草蛉蛋蛋
板塊構造學說
太空天氣與太陽
樟天蠶蛾
可觀冒汗?
再探荔枝窩
香港天文儀器覽勝 - 水平式日晷
邊境禁區開放不開放?
地震天威
杜鵑冠網蝽
單車 II
全港首個天文公園
高鐵代表可持續發展?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高鐵
2010-01-15日偏食預報
三種相思
雙子座流星雨預報
哥本哈根氣候峰會與減排方案
國際天文世紀 International Century of Astronomy
放生變放死
麗紋石龍子
香港國家地質公園
為什麼要推廣天文?
洋紫荊與羊蹄甲
裳鳯蝶與我
厄爾尼諾與颱風
我們的孩子缺少了甚麼?
無障礙的眼界
地理科校本評核(SBA)
胡蜂 與 馬蜂
新學年 ﹣新挑戰
馬屎洲 ﹣最佳地質教學之地
七夕
秋意
日食
馬灣 - 被人忽略的天然岩岸
果洲群島六角柱狀岩石
西貢換新裝,是美?是醜?
今夜星光夠照
大水蟻
忘不了
可持續發展都市設計專題研習比賽
人類豬型流感
單車
東平洲
香港瘰螈和香港湍蛙
地球一小時
100小時天文馬拉松